副省长雇凶杀妻,小保姆智破疑案

时间:2020-05-06 10:04

警方立即调查这个姓黄的小保姆。小保姆冷冷的说:上午,陈俊红是接到一个电话才起床,随后就出门。因陈俊红性格粗暴,经常呵斥我们,我从来不敢问她的事情。

一般认为,河南省是农业大省,需要技术类官员指导农业工作,吕德彬担任的是一个高级顾问的角色。

陈俊红在农大也就是挂个名,即便上班,也是看看几张报纸就走人,和同事接触不多,更谈不上结仇。

家属院外站岗的武警回忆,曾经看到过1个很像陈俊红的女人,在大门口上了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

时间飞速而过,很快到了第二天9日上午,绑匪始终没有打电话询问赎金的情况,这很反常。

吕省长出身农村,前妻是城市女子。家里三天两头来亲戚,甚至邻居、老乡。来了以后基本都是有事,不是借钱就是跑关系,有的干脆住这里很多天不走。

时间长了,郭丽娟就受不了,希望吕副省长去说说,让家里亲戚不要什么小事都往这里跑。另外,把父亲接到郑州来是没问题,能不能雇佣个专门的保姆,不要让郭丽娟亲自照顾。

吕省长大男子主义,两人没多久就离婚了,不到1年,吕副省长就娶了照顾他父亲的小保姆陈俊红。

警察找到郭丽娟,郭告诉警察,吕德彬在外面有个情人,这个女人叫做张梅。吕德彬说他之所以和张梅关系密切,是张梅的哥哥是中央农业部某个首长的头号秘书。

听到刑警怀疑她绑架陈俊红,张梅吃了一惊:前夫是新乡有名的老板,离婚给了我几百万,我绝对比吕德彬要富裕。要说权力,我唯一的哥哥在中央实权部门工作,朋友非常多,什么事搞不定。吕德彬是挂名副省长,分管农业技术,根本没实权。

吕德彬想要的是一个言听计从的农村妇女做老婆,吕德彬这种人做情人是不错的,不适合做丈夫。我可没这么傻,重蹈郭丽娟的覆辙。另外,吕德彬这个人是阳痿的。

陈俊红十有八九是被一个熟人引出去害死了。这个熟人一定是同陈俊红联系很多,又和吕德彬联系很多的人。

在陈俊红被绑架的当天下午,这个郑州本地的手机号曾经接到过一个电话。而这个手机号,恰恰是约陈俊红到省委大院门口的那个手机。

警方终于恍然大悟。他们再次向小保姆了解情况,表示已经怀疑尚玉和和吕德彬,正在追踪。

刚刚结婚一二个月,陈俊红就变了。她再也不愿意亲自伺候吕德彬的父亲。吕德彬非常愤怒,想要离婚。谁知道,陈俊红二话不说,拿起一把菜刀夹在自己脖子上,说要自杀。

吓唬住了吕,接着,陈俊红第一步是不管老人,第二步是赶走吕德彬的亲戚!后来吕德彬再有什么不满,直接操刀和吕拼命。

尚玉和是从基层爬上来的,骨子里很凶狠。在陈俊红失踪之前,本来不怎么来的尚玉和经常来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