击败万人夺奖的菲佣摄影师 – FOTOMEN

时间:2020-06-10 14:42

在香港辛勤工作近十年,Xyza早已视港为家,但身为菲佣的她明白,自己永远只能做旁观者,她逐以镜头将这座城市给她的疏离感一一记下。其中一张作品,周一在世上奖金最高的哈姆丹国际摄影赛(HIPA)击败全球另外6万多张作品脱颖而出。对早前已获得奖学金准备到纽约升学并在国际摄影界渐露光芒的她来说,摄影改写了她的一生。

她得奖的相片中,一名小女孩站在一块磨纱玻璃后方,透过透明罅隙一脸好奇地觐视后方的世界。来自澳洲、评审之一的Alicia Adamopolulos直言,从无数相片中一眼就挑出这张作品,是因为相片表达的情感非常触目:“相片焦点在于女孩的惊讶表情,非常生动,甚至是她手指摆放的角度和方向都流露着满美感,同时令人隐隐觉得有点奇妙的疏离。这需要有相当的天份和经验才能预知女孩的动作并拍出。”

作为异乡人,她所观察到的比起一众坐拥数十万器材的土豪影友更多。她喜爱拍摄繁华闹市下寂寞的人,“因为这亦是我在香港的亲身感受。”她尤其留意反光镜和玻璃,镜中世界朦朦胧胧,就如她和香港的关系一样,伸手可见,触不可及。和相中女孩一样,“我是隔着一块镜去望这个社会,感觉好疏离。”

然而,正是这种疏离感,抓住了专业摄影师的眼球。她在港街头拍摄的作品,去年被《纽约时报》和CNN大肆报道,其后更在国家地理杂志摄影比赛获奖,年初更凭在香港白求恩临时庇护中心拍摄的受虐外佣照片,获得摄影界权威组织的Magnum Foundation颁发的人权奖学金,让她到纽约深造摄影。最近她更被日本一间相机公司看中,准备和她签约成为旗下特约摄影师。

Xyza在菲律宾求学时已对摄影产生浓厚兴趣,但摄影器材价钱高昂,她难以负担,直至在香港,才在雇主协助下买入她的第一部相机。这名绝无仅有的良心雇主,更出钱让她进修接受护理学培训,为她支付超时工作费用,让她有额外收入来买摄影器材。即使Xyza已经离职,前雇主也表示无论何时都欢迎她留宿,“我爱香港,这里已经是我第二个家。”

尽管在国际摄影界渐露锋芒,不少港人对她的身份和种族仍有根深柢固的歧视,有人得知她获奖学金后冷嘲热讽说“做菲就安份做菲佣喽,玩什么相机?”她直言感到愤怒,“香港这个先进地方,竟然有人有这种想法。”但明白到只有将愤怒化作动力,在摄影上有更高的造诣,才是对这班人的优秀回应。

“我明白香港只有一小部分人雇佣菲佣。请以你想别人对待你的方式去对你的佣人。如果你是正常人,你不会想睡在厕所、不会想饿着肚子工作、更不会想被人当作出气袋掌掴。佣人也是人,有家庭,为你工作,只因他们要养自己家人。”

早前有中学邀请她演讲,她在演讲上展示了她在港拍摄的受虐外佣相片。外佣受虐的相片震撼了不少年轻人心灵,分享之后,有学生对她说:“完全想不到香港会有这样的事,回家后我一定像对家人一样对待佣人。”

Xyza说,下一步她将在世界各地拍摄不同的佣人生活状况,“如果是摄影记者拍摄的话,两者会有隔膜。但我曾经做家佣,和其他来自同样背景的人沟通没有困难,知道她们的处境和困难。希望以朋友身分纪录下他们的苦况,改善世上更多佣人的生活。”

对一名摄影师来说,对其作品有热切理解的渴望,也是表达尊重的基本方式之一。现在,Xyza是因为她是一位”会拍照的菲佣”身份而成名,希望在不久将来再次在国际上看到她时,人们会着眼于她的摄影而完全忘记其菲佣的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