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家政业如何可信又可心

时间:2020-06-14 17:33

中山市真情家庭劳动服务有限公司月嫂在进行护婴培训。

麦秋珍

刘雪霞

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和二胎的集中出生,把家政行业推向了风口浪尖。上个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的意见》,随后,国家和省相关部门围绕家政行业健康发展出台了不少政策,市政协就我市家政行业发展召开专题座谈会,剑指家政行业健康发展问题。

我市家政业在2010年前后迎来了第一个春天,近年来的发展却停滞不前。现有实体家政服务公司270家,从业人员约3.7万,存在从业者年龄偏大、文化程度偏低、缺乏行业标准、人才培养机制不健全等诸多现实问题,家政业的提质扩容迫在眉睫。本报记者通过走访,就我市家政行业现状、存在问题、如何提质扩容等采访有关部门、企业和从业人员。

据市商务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市现有270多家从事家政服务的经营实体(包括家政服务公司、培训学校、个体户门店等),业务涵盖了钟点工、居家保姆、清洁工、月嫂、拓荒保洁、家电维修等家庭生活的各个方面,中山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会员单位有132家。3.7万从业人员中,来自广东和广西两省占了68%,文化程度都在初中水平,年龄结构都在40-55岁之间。

居家保姆、月嫂多属文化程度较低人群,而聘请保姆和月嫂的群体多为文化程度较高人群,这一高一低之间客观上存在不对等性。更重要的是,这是一个人与人直接对话的行业,家政人员因文化低、年龄大,只能接受简单的培训,有的甚至不经培训直接上岗,职业技能低、服务质量差,家庭服务业大量的高端需求处于潜在或抑制状态,影响服务品质的提升。同时,由于家政服务门槛低、行业规范不完整、经营者和从业人员良莠不齐,经营家政服务的企业和从业者在提供服务过程中与顾客发生纠纷的事时有发生,家政行业信用体系急需建立。

市商务局相关负责人还指出,我市家政服务业的市场秩序有待进一步规范。大部分的家庭服务企业经营模式为中介制,行业门槛低,竞争激烈,市场秩序有待规范,行业发展缺乏有序指引。互联网和传统行业的结合是时代发展的趋势,但同时也对传统的家服企业造成一定的冲击,怎么鼓励科技型的家服企业有序发展,怎么帮助传统家服企业融入科技的力量,是机会亦是挑战。

“我相信大多数月嫂是优秀的,但找个好月嫂需要好运气。”谈起去年找月嫂的经历,黄老师至今唏嘘不已。

黄老师是我市一所中学的老师,去年生二胎,原本托朋友介绍熟悉的月嫂,后因时间冲突,由一家家政公司推荐了一名月工资1.2万元的“金牌月嫂”。家政公司表示该月嫂证件齐全、经验丰富、服务态度好。

“在医院待产时,月嫂就已到位,从医院生产完到出院后的5天时间内,月嫂的表现都很好,服务到位,可以说有求必应。过了5天后,月嫂的各种不合格就开始暴露了。原来,家政公司有规定,5天内如对月嫂不满意可以更换。有一次,月嫂在煮水的时候,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我喊她帮忙递东西,她说我在烧水,等一下再拿,继续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说起自己找月嫂的经历,黄老师显得很无奈。在她看来,该月嫂不仅服务态度差,专业技能不到位,家政公司也过于敷衍,当初承诺月嫂到位几天后就回访,现在孩子一岁多,还没见有人回访。

黄老师不堪回首的雇佣月嫂经历,既有运气不佳成分,更有信息不对称、慌忙中“乱投医”的原因。

作为曾经的需求方,方先生谈起找保姆的经历时也表达了自己的困扰。信息不对称排在第一位。通过哪些途径找保姆,中山有哪些家政公司,什么样的保姆才符合上岗条件,无从知晓,因此,找保姆依然依赖熟人推荐的传统方式。第二,入职门槛低,部分保姆等家政人员无上岗证、健康证、无信用记录证明等,也没有经过严格的技能培训,或者培训停留在走形式的层面。第三,零工性质的保姆依然占大多数,没有家政企业背书,也没有正式的服务合同,行业标准缺乏,造成保姆流动性大,时常跳槽还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和风险。

“做保姆、月嫂不能说不辛苦,却也获得了相应的收入,这份职业为很多文化层次不高的人创造了就业机会。我在雇主家里学到了很多东西。”47岁的刘雪霞是河源人,从事月嫂行业已经8年。2015年,刘雪霞靠做月嫂的收入在中山买了房子,目前家人都在中山生活。

刘雪霞虽是初中毕业,但在与记者交流过程中,谈吐大方、举止优雅,透露着不同于一般家政人员的自信。她说:“以前在工厂流水线上做事,只会低头干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得益于我的雇主们。曾有一家雇主,见我晚上带小孩累,白天月子餐都不用我做,一有空就叫我休息,我在他们身上学会了宽容大度。表姐得了癌症,我在朋友圈求助,一个老雇主二话不说转了1000元,我非常感动,我在他们身上学会了感恩。”

刘雪霞将在雇主家学到的知识运用在工作中。2014年,刘雪霞在深圳当月嫂,宝妈因肚子留下疤痕得了产后抑郁症,故意刁难她。曾因鸡鸣被吵醒而大骂刘雪霞“你是猪吗?没听到鸡叫吗?”刘雪霞不但没有因此记恨,反而一面缓解宝妈的情绪,一面协助宝爸和家里老人让宝妈摆脱产后抑郁症。

来自广西贺州的麦秋珍今年53岁,从事家政行业近20年,其中11年为月嫂,因为经验丰富、做事认真,年均服务七八个家庭,带过的宝宝超过100个,曾有一年带过13个孩子的最高纪录。

坐在记者面前的麦秋珍一脸微笑,她打开自己的微信,分享一个个感人的故事,展示一张张可爱的宝宝照片和一组组视频。麦秋珍对刚做月嫂的第一单工作还历历在目,孩子白天睡晚上闹,持续半个月,26天后工资为2500元,她第一次体会到月嫂的辛苦,也感受到付出带来高回报的喜悦。

20年来,麦秋珍也遇到过“奇葩”雇主。就在前年,她接了一单只做了一天的工作。“我准备帮孩子洗澡,产妇的妈妈说我不会照顾孩子,硬要自己来;我在抱孩子的时候,产妇的妈妈嫌我抱的姿势不对,把孩子抢过去抱,宝妈看到这一幕,二话不说抱怨我不干活。”麦秋珍表示,雇主应该相信月嫂能做好该做的事情。最终双方闹得不愉快,麦秋珍一气之下半夜离开雇主家。

6月28日,麦秋珍刚从澳门服务完一家雇主回到中山,由于雇主的再三挽留,本来一个月的服务延长到两个月。雇主庄小姐对她的工作很满意,还发朋友圈帮她推荐给其他的雇主。麦秋珍的同事告诉记者,麦秋珍非常受雇主的喜欢,甚至有雇主想请她当长期保姆。“我喜欢孩子,热爱月嫂工作,所以不觉得这份工作辛苦。”麦秋珍对月嫂这一职业有成就感和自豪感。在她看来,一个好的月嫂要有责任心、耐心、细心,少说话多做事。记者问其什么时候退休,麦秋珍说道:“直到找不到工作再退休。”

中山市真情家庭劳动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1992年,原属市妇联下属事业单位,2001年转制脱钩,成为民企。总经理田甜打趣地说:“传统家政行业,就是操着卖白粉的心,赚着卖白菜的钱。”在她看来,经营家政企业非常不易,部分经营得好的企业,也只有微薄的利润,而大部分家政企业在艰难前行。田甜介绍,公司原来有两个非常优秀的员工,把资源带走后自己开公司,没多久就关门大吉。人工、租金、培训费等,加起来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但收取雇主的介绍费用并不多。

田甜认为,家政企业经营困难,主要有几方面原因。一是政府在这方面的扶持不够。二是行业标准缺失,比如住家保姆,雇主希望保姆多干活,保姆则希望少干点活。有的雇主住别墅或房屋面积较大,吃饭人口多,有的雇主房子小一些,吃饭人口少,劳动量不一样,收费自然也不一样,没有量化的标准,就容易产生分歧。三是家政企业既要服务好从业者,又要服务好雇主,承受很大的压力。目前,家政从业人员主要有员工制和中介制两种。中介制是雇主直接将钱打给月嫂。目前,真情公司的从业人员30%为员工制,70%为中介制。从方便管理的角度来说,自然是员工制好,但风险真的很大,“派出去的从业者越多,意味着风险越大”。

员工制的很多规定与现实有冲突。比如,要签规范的劳动合同,24小时待岗的月嫂如何与8小时工作制兼容。同时,劳动合同对年龄有一定要求,而不少月嫂年龄超过50岁。员工制的支付方式是,雇主将工资打到企业账户,企业再支付给从业者,其中的所得税该如何算?中介只收服务费,承担的责任不一样。如杭州出现的保姆案,如果是员工制,企业要承担很大责任,公司可能都会倒闭;如果是中介制,企业承担的责任小很多。再者,很多从业者40多岁才开始做保姆或月嫂,买社保的时间较短,退休后怎么拿退休工资?这些都是问题。

中山市到家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以网络平台为依托、线上线下结合的家政企业,总经理伍森明告诉记者,家政业缺乏标准,绝大部分从业者没有职业认知和职业规划,呼吁成立中山家政服务行业的教育培训基地,培育高素质家政人才。

●市商务局副局长郑凯旋指出:家政服务业作为新兴产业,对促进就业、精准脱贫、保障民生具有重要作用,从国家到省有关部门出台多个文件,旨在促进家政服务业提质扩容,实现高质量发展,主要有两个着力点,大力发展员工制和支持家政人员进社区。

●市妇联副主席高峥建议:加强行业规范,搭建信息平台,推进家政服务业管理的信息化、标准化和规范化,需要政府牵头,协会和企业唱主角。一是制定我市家庭服务行业标准,使行业发展有据可依、有章可循;制定全市家庭服务统一规范的用工合同,明确家庭服务企业、家庭服务人员、雇主三者的权利和义务;制定有关家庭服务人员职业技能培训和评定等相关规定,促进全市家庭服务职业化发展;规范家庭服务市场秩序,杜绝无证照经营、虚假宣传、低价竞争等行为,保证家庭服务业企业健康发展。二是建立统一的中山市家庭服务业信息平台,将其作为全市家庭服务知识宣传、信息咨询、用工申请、就近派遣、跟踪访问、质量评价、投诉处理等综合性管理服务平台。建立家庭服务人员资质信誉档案和数据库,实现互联互通、信息共享,为消费者与家庭服务人员双向选择提供便利。加强对家政从业人员以及雇主家庭相关个人信息进行审核,管理和监督,便于资料信息和档案的保存和查询,保障从业人员、中介机构、雇主家庭三方利益,有效规避相关安全风险。三是加强培训,提高从业人员队伍素质。目前,只有保育员和育婴师可取得有关部门的资格证书,月嫂、居家保姆等家政从业人员要看受雇的企业,每家企业有自己的标准。建议依托职业学校、技能培训机构、妇幼保健院,提供职业道德、法律常识、专业技能等公益性培训,且根据实际工作需求,分门别类开展家居清洁、老人看护、幼儿照料、月嫂、烹饪等实操培训,提高整体家政服务人员的职业素养。鼓励有条件的家庭服务机构与职业技术学校开展校企合作,建立家庭服务人才培养基地和实习基地。

●中山市家庭服务行业协会会长梁彩萍指出:协会今后将从三个方面发展,一是联合几大龙头企业制定育婴师、月嫂、居家保姆、老人看护、钟点工等服务标准,规范行业,提高从业门槛。二是大力宣传,让居民知道国家重视、鼓励家政行业的发展;宣传家政行业规范的、有公信力的渠道;打造家政服务文化,提升家政从业人员的自信和归属感,让文化引领家政行业的发展。三是设置社区服务点,更贴近群众,让居民提出自己的需求和建议,接受居民投诉监管。

●成都:越来越多年轻人、高学历群体加入月嫂行业,她们看中的就是高收入。月嫂的工资多在1.5—2万元之间,高出一般职业。地方政府也越来越重视家政行业,委托高校开设相关专业,为家政行业提质扩容,实现家政从业人员的无缝对接。

●河北:据中新社报道,早在2016年,在招聘会上,就有不少大学生将简历投到家政公司。2011年大学毕业后,李树桥先后做过电台主持人、育婴员、育婴师培训,并成为河北省第一个获得省级“五一劳动奖章”的家政从业者。

●厦门:今年5月,厦门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与厦门理工学院正式签订《合作开展家庭服务业领域职业技能培训》合同,厦门家政业将统一职业培训并发证书,由市人社局认可。

●上海:今年6月,沪上部分家政企业推出“家政计件工”并首推行业指导价。钟点工不再以一小时工作来计薪酬,而是以买菜、烹饪(家常菜)、手工洗涤、熨烫、保洁、老人护理等6部分分类,以计件模式来计薪酬。

x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