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二婚娶年轻保姆,女儿房产全给保姆,儿女:患癌晚期没钱救命

时间:2020-06-24 04:19

导读:弟弟重病要钱救治,想卖房子却成难题,女儿神神秘秘,隐情慢慢揭开。女儿和现任妻子各有主张,他要如何抉择?一份遗嘱突然出现事情还能否有所转机?

合肥的李大姐说弟弟去年查出癌症,如今已经是肺癌晚期,她想要卖掉房子给弟弟治病,家里四套房,前弟媳分得两套,弟弟分得两套,但现在就是这个房子卖不掉。弟弟和前妻多年前离婚,两人有一个女儿,当年离婚时分了两套房子,但因为当年离婚后弟弟没有及时到房产局办理过户手续,现在房产证上还留有弟弟前妻的名字。

而前妻又已经车祸去世,现在前丈母娘认为,她应当继承自己女儿的那一份。因为房屋产权有争议导致房子过不了户,也无法买卖,所以导致弟弟这个病没有钱治。李大姐说弟弟三年前与一个广东女人结了婚,说起来这个女人还曾在她家做了多年的保姆,弟媳出车祸成植物人后的几年时间里也都是由她照顾。

弟媳去世后弟弟便和这保姆结了婚,弟弟患病后也还是依仗这新任妻子的照顾。弟弟现在有心把房子卖掉,但当初和前妻离婚时有过约定,两人都把自己名下的房子留给女儿,如今又因为和前丈母娘的争议导致房子过户不了,也实现不了。

因为没有看到离婚协议的内容,对房屋所属权的归属律师也很难给出准确的判断。李大哥跟前妻离婚后的财产分割的很明确,包括两套房产的产权也很清晰是完全属于李大哥所有,和其他人没有任何的关系。只是因为他没有及时办理房屋产权变更手续,但这也丝毫不影响他对房屋享有完全的所有权。

这样看来前岳母的阻拦没有道理,此事可以协商办理,如果最后协商不成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相信李大哥的难题也一定能解决。李大哥的女儿贝贝(化名)也同意把房子卖掉给爸爸看病,她说父母亲2009年离婚,但他们是离婚不离家,离婚后他们感情也一直很好,当初离婚他们决定把他们名下的房子将来都留给自己,现在她不介意是否得到这房子。

只是希望父亲在生命的最后岁月里,手里有钱能够更好地看病,更有尊严地生活,但现在他有听说父亲不卖房子了而是想赠与继母,这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贝贝的舅舅说母亲真实的想法并不是要房子,前女婿卖房子治病他们是同意的,但转赠他人不行。之后我们了解到那套住房的房产证写有前妻的名字,而门面房本就是李大哥一个人的名字。

买卖门面房他自己完全可以做主,不需要征得女儿的同意,这时姐姐和妻子才说出她们的真实想法,她们希望在这套住房的房产证上去掉前妻的名字。长久的沉默之后李大哥终于表了态,他说一切都听女儿的。看到李大哥想要听女儿做主妻子急了,她说自己的唯一目的就是希望把那套住宅的房产证改成丈夫的名字,这样丈夫去世后她还能继续住在这里,否则丈夫不在了,她会连一个容身之地都没有。

可随后我们又得知了另外一个情况,李家二姐说弟弟去年写了个遗嘱,对自己名下的两套房子重新做了安排,决定把住房赠与现任妻子,门面房也交给现任妻子收租维持生活,直到去世再交还给女儿,这让我们很是吃惊。父亲一方面说按照女儿意愿行事,另一方面却背地里写了一份女儿完全不知情的遗嘱,而且这份遗嘱有一定的法律效力。

李大哥夫妻离婚时双方都将自己名下的房子全部留给女儿,表达了他们对女儿全部的爱,但生活还在继续。当李大哥有了新的妻子,自己又得了重病需要妻子照顾时,面对妻子在房产上提出的诉求,李大哥便陷入了一个巨大的为难之中。房子究竟是卖了治病还是留给女儿或是改变主意给现任妻子,这重重的选择让他左右为难、举棋不定。之所以做出一些自相矛盾的举动也无不适他复杂纠结的心情写照。

我们认为在李大哥需要救治的当下,不是着急分房子的时候,房子的利益当首先满足李大哥的生活需求,希望现任妻子和女儿能即刻停止纷争,在房屋归属和使用上达成共识。其实爱和利益并不冲突,他们并不该成为非此即彼的对立双方。因为人不能为了利益而弃道义感情于不顾,对于一个身患重病无助痛苦的人而言,亲人们放下纷争各人都尽到自己应尽的本分和责任这才是最大的关怀和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