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平台退佣风波:割完投资人,收割理财师、实习生、保洁阿姨?

时间:2020-07-28 01:57

平台爆雷,理财师退佣,首创于2018年8月的夸克金融爆雷事件。一年半以后,红上财富练入登峰造极境。红上官微在今年2月22日发布公告,公布退佣名单,数量达到惊人的4758人,上至副级管理、下至实习生保洁,应有尽有,唯独不见一些最大的高管。退佣,是这么做的吗?

一份名单带有4758名员工的姓名+手机号,数量之多可谓令人害怕。P2P理财公司公布如此详细退款退佣名单的,红上金融尚属业内首家。

需要指出的是,根据红上公司的通知显示,未按警方要求配合参加催收工作的理财端销售人员必须退款退佣。而名单中诸如实习生、前台、保洁等明显与“理财端销售无关”的岗位人员也被列入名单之中,不禁令人生有疑问。

之后又一波三折,在看客质疑这是一场“高管甩锅、基层挡枪“中官微发布了好几条通知。

既有资金争议,又有道德争议,红上这件事频频刷上财富“热榜”,不同的人心里想法各色。

投资人鼓掌叫好,感到大快人心,对于几十万财富烟消云散的他们来说,也许退佣还不一定能解他们的怒火;

行业看客唏嘘不已,担心自己有朝一日会不会也卷入风波,连保洁阿姨都难逃其咎,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

至于红上的销售人员,可能有苦说不出,自己啥都不知情,只不过按要求销售,怎么最后落了个退佣、甚至牢狱之灾的结局。

不管有钱没钱,总有一款适合你,也是借此,红上管理的资产很快突破百亿,业务做遍全球。

可“又有钱又搞多样化资产”的中小民营金融公司,作假成本实在太低了,一手募集资金,一手通过一堆公司相互借钱形成债权资产,再来募资,自融玩起来简直不要太嚣张。

但根据2016年《市场周报》的报道,红上财富的投资人是和红上财富法人签订投资协议,融资到的钱打入红上财富公司账户,然后再由红上转入贷款端放贷。

资金池在金融史上最初最初还只是一个中性词,后来渐渐变了质,成了骗取投资人钱、割韭菜的灰色陷阱,人人谈“池”色变。

财富行业里,自融/借新还旧/资金池占比其实很大,中间全靠流动性支撑着。吸资越多,为了刚兑,募集规模也越来越大,不断滚雪球。

可财富公司的资产管理能力是有边界的,如果想要控制风险,就很难突破规模;如果试图突破规模,就很有可能陷入失控的风险边界。

很多财富公司大肆宣扬资产配置,可它们真有资产配置的水平吗?很多也是没有的。不过是偷换概念,邀请大咖站台,然后继续卖单一非标,唯一的配置,可能是再加个香港保险。

人心不足蛇吞象,没有那个金刚钻,却偏偏揽了那个瓷器活儿。资本的运作太明显,等断了其中一环,多米诺骨牌全倒,资金池枯竭,彻底兑付不了,割韭菜的真面目曝光。

对于个人要退多少金额,侦办方会进行审计,会查看详细的流水,因此在面对涉案个人的时候会有明确的金额。而这个细节,在红上官方通告中没有出现!

2、这个沟通中,相信总金额已经有了,否则就无法开展退佣工作。只不过这个金额,红上并没有对外披露。

3、为什么不对外披露呢?因为这个不对称的信息,能够给红上实控人以及核心人员(重要领导)更大操作空间。

4、什么操作空间呢?说白了就是此消彼长,基层员工吐出来的多了,上面的人就可以少吐一点呢。当然,也有可能实控人和核心管理人已经没啥钱了,所以拉着大家一起吐。

这些人跑出去求职的时候,HR一看:你在红上干过,接下来还要退佣,可能还要刑诉,有脑子的公司就不招了。等于说,你不帮公司抗过这关,你也别想跑。用这种方式把员工全部绑上战车,倒逼大家一起分担伤害。

京师(重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刑事专业委员会主任盛宏文说,严格来说,这些平台已改变了P2P的本质,涉嫌非法集资。员工的工资奖金都属违法所得,清退是合理的。

但也要看员工是否知情,例如,公司保洁等岗位的员工不知情,其薪酬收入不属于违法所得,可以不退还工资。而平台中,具体参与业务的工作人员,如果也有证据证明自己确实不知情,也可以此为理由申请不退还工资。

这里要区别对待涉案人员。一般而言,若理财公司被立案违法,但员工不知情,也不会承担主要责任。

尚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志东律师认为,奖金、提成、佣金具有奖励性质,要想取得这些奖励必然需深入开展P2P平台的相关业务,大概率实施了非法集资行为或帮助行为。

因此该部分金额应予以追缴不存在异议。但是工资是用人单位依据《劳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对员工的劳动支付的报酬,性质特殊,因此,本问题的核心在于涉案工作人员的工资是否属于违法所得。

事实中,很多底层业务员是被区域团队领导挂单在上面的,领导为了团队业绩把自己的业绩挂到员工的身上,但收益其实是归团队领导所有的,那被挂单的业务员就成了“退佣牺牲品”。

“强制退佣名单”中含有行政、保洁,以及实习生,可以想象这份名单中把有关系的没关系的全部都纳入了,除了核心高管,那么这份名单中被冤枉的员工,在自己的简历上有了一个永远无法抹去的“污点”。实习生的职业生涯还很长,未来也不一定会在金融公司做,但是在很多大公司的背景调查中成为了淘汰者。

财富管理从业者都了解,现在的财富公司都打着股权激励的幌子变相强制员工买自己公司的产品,据资本寡姐介绍,她的读者群中,初步了解至少有五分之一的从业者既是业务员也是投资人。

而且这样的角色大多集中在底层销售群体中,因为底层业务员需要通过在短时间内让亲戚家人购买公司产品来达到公司设置的KPI。

这也是为什么大的三方财富管理公司HR非常喜欢招拥有海归背景的年轻人,因为出国留学的家庭经济至少都不会太差,进公司就有能力被“洗脑”买产品。

退佣这事,本身并没有问题,但是对于爆雷平台的员工,不分青红皂白,全部一棍子打死,真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