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三堡北苑女子离奇失踪事件

时间:2020-07-30 02:47

作为悬疑爱好者,我也开始关注近期的杭州女子离奇失踪事件。实际上这件事已经发生快半个月,警方调查都十多天了,这两天突然在网上沸了。

杭州,一位来姓中年妇女,7月5日凌晨从自家“消失”;6日,来女士单位打来电话说她未去上班,她丈夫报警;警方开始调查,十多天过去,还是没有任何来女士去向的线索。

据来女士丈夫许先生说,5日清晨5点30分左右,他醒来,发现头天晚上睡在身边的来女士不见了。来女士离开的时候,钱物和手机都没有拿走,仅穿着一件睡衣。6日下午,来女士丈夫报警。

报警以后,警方搜索了来女士家庭所在的楼栋,楼栋监控没有任何来女士5日凌晨以后的记录,并且对小区内的地下室、天台、水箱、电梯井、窨井等隐秘处进行了排查,包括小区里每家的冰箱和保险柜都搜了,均没有发现失踪的来女士。

警方还派出警犬对附近的池塘、公园进行地毯式搜索,甚至抽干了小区挨着的一条景观河,依然没有发现来女士的踪迹。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断没有大活人凭空蒸发的理儿。来女士不管是死是活,总归会有个去处。

来女士,53岁,保洁员,跟现任丈夫许先生是二婚重组家庭,育有一个女儿,今年11岁,失踪当晚,丈夫和小女儿在家。另外,来女士还跟前夫有一个大女儿。

来女士是杭州本地人,丈夫许先生是外地人,他们现在居住的房子,是来女士的回迁安置房,大概50多平米。来女士拆迁后获得了两套房子。

来女士的家庭存款有七位数,她本人还在某公司担任保洁员,每个月有四五千元的工资,丈夫许先生也没有出现什么经济上的变故。家庭财务状况没有问题。

来女士最后一次出现在小区监控,是4日晚上,她带着小女儿外出买蛋糕后返回家中。据许先生说,当晚,一家三口一起吃蛋糕,气氛很愉快。

也许因为来女士的职业是保洁员,早上四五点钟起来上早班,以前也有过,许先生没有在意。而且来女士的手机还在家中,许先生可能认为她是短暂离家,就只是在家中等待了。

总之,要解释为什么许先生在6日才报警,也有很多符合逻辑的讲法。事实就是,他是在6日下午报的警。

假如是许先生在家中杀害了来女士,那么从4日晚上到6日下午,这段时间他要处理尸体,会不会有些太难办到了?何况,家里还有一个11岁的小女孩,要不惊动孩子,不惊动邻居,处理一个成年人的尸体到毫无痕迹,这真的不好办到。

事发至今十多天,警方早就对来女士的家里进行了密集排查,50多平米的房子,哪儿能藏人,一下就发现了。警犬也来搜过了,要是有血腥气,逃不过警犬的鼻子。

所以不认为是丈夫对来女士进行了碎尸。但是,排除了许先生在家里杀害来女士的可能,并不等于完全排除许先生的嫌疑。

“按她的智商”,这种说法,感觉许先生对来女士平时是不是不够尊重呢,至少是有些瞧不上眼的意思。那么,这对二婚夫妻的感情状况如何呢?

5日0点至5点半之间,来女士走出家门,却没有被监控拍到。她去了哪里?她还在楼栋里,或者还在小区里?

如果还在楼栋里,她可以走楼梯去到某一户;如果还在小区里,她可能下到地库,然后再去某栋楼的某一户。

她提前安排了一切,包括该有的生活用品都储备了一些。离开的头天晚上,还专门跟小女儿买了蛋糕,给小女儿留下了美好回忆。然后等到夜深人静,家里人都熟睡以后,她只身穿着睡衣离家,下到地库,或者进入小区内某户人家。

来女士当晚走出家门,为了不被找到,她没有拿手机。她下到地库,钻进事先安排好的一辆车内。车里有早就准备好的一些衣物,她换上衣服,并且早就有另外一部手机,然后在车里待到早上7点钟以后,小区的人开始早高峰上班了,再钻到后备箱,车子混入早上上班的车流中,开出小区。

如果是这种操作,还必须有至少一个人跟来女士共同完成。不然车子谁来开?如果是来女士本人开车,监控一定会拍到,案子早就破了,故排除她本人开车的可能。所以如果要藏在后备箱离开小区车库,那就需要有个同伙,而且会开车的。

但是不要忘了,警方已经调查了十多天,在5日和6日离开小区的车辆,必然已经进行了排查,这是肯定的。

如果真的使用到了车辆,查车显然要比查人来得快。车辆方面,如果是非小区登记的车牌,警方只要一筛查,马上就可以锁定车辆;如果是小区住户的登记车辆,也不过是排查时间再多花费一些,一样是可以被排查出来的。

但是至今没有查到来女士的踪影,其实就已经可以排除来女士是藏身后备箱离开小区的这种可能了。

那么同理,假如来女士在小区内遇害,也可以排除被人藏在车辆后备箱运出小区的情况了。是排除由后备箱运出的情况,不是排除在小区内遇害的可能。

还有一种情况,她走出家门以后,去了楼栋里某一户人家。这种情况,她进去别家是有可能的,并且也是最容易做到的,走楼梯的话可以不被监控拍到。

这户人跟她的关系显然不寻常,否则谁会在夜里0点到5点半这个时间打开家门呢。所以有人猜测,来女士或许有个情人,也住在这个小区,甚至就住在这栋楼内?

就算是这样,后面十多天时间,不可能还一直待在同小区或同楼栋“情人”的房子里吧。同样的思路,这种可能性下,来女士如果被这“情人”杀害了,那尸体在哪里呢。

警方现在公布的信息,小区里每家的冰箱和保险柜都查过了,警犬也地毯式搜索了,均为发现来女士踪迹。

这说明,如果来女士还在这个小区或者这栋楼内,十多天了,她是不太能继续藏下去的。不管是活着,还是遇害,这样密度的搜查,很难做到完全不被警方找到痕迹。

以小女儿已经11岁的情况来看,来女士和许先生的婚姻也超过十年了,并且都是50多岁的人了,家里财务状况也还可以,拆迁分了两套房,家人现在还悬赏10万寻求破案线索。即便来女士和许先生的夫妻感情比较平淡,甚至不太好,似乎看起来还到不了要杀人的程度。

整个事情,如果来女士的丈夫许先生没有撒谎,那么起码在一个环节上是可以基本肯定的,就是来女士5日0点到5点半这个时间段内,从自己家里离开的这个行为,是她自己主导的。

她为什么要在那个时间出门,为什么不带手机不带钱,为什么只穿着睡衣……?可能是她自己的安排,可能是有人约了她,可能是受人胁迫?但无论如何,她是在自己的意愿下离开的。

据媒体报道,许先生在6日,也就是来女士失踪第二天,还收到了来女士网购的治疗失眠的药物。许先生说,来女士前段时间一直说睡眠不好。

小区里的邻居也是看到张贴在电梯里的寻人启事后,才知道来女士失踪了。邻居们对媒体说,来女士平时情绪正常,没听说过她精神上有问题。

就算是来女士要自杀,死在小区内的话,早就能被发现了啊。不死在小区内,还要大费周章去躲避监控,有这心思的人,就又不像自杀了。

如果在许先生所说的都是真话的前提下,我们可以分析出来女士是自己离开家,但是很难分析出她的动机是什么。以目前媒体公开的信息,实在是难以揉团圆。

关于网友质疑许先生为何能记住来女士穿的是灰色吊带睡衣这个疑点,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异常的。要么就是他记性好,要么就是他对这件睡衣特别有印象,要么是那件睡衣对他有特别意义,要么就是睡前他看到来女士穿着那件睡衣……你记不住你妻子的睡衣,不表示人家记得住就不正常。

5日清晨发现妻子不在家中,手机钱物都没拿,居然还过了一天,还自己在家里睡了一晚,隔天才报警。

任何电视剧里看到的除家里碎尸以外的作案手法,理论上都有可能发生在许先生身上。当然那对许先生的智商要求也是非常高的。别忘了,现实中,我们警察叔叔的破案能力是很厉害的。

近期曝光的几次媒体采访中,许先生的表情都比较平静,没有体现出平常人走失了家人后的那种焦急。当然,这样观察是不准确的,每个人的应激反应都不同。

如果许先生撒谎了,那么来女士可能是在他的安排下“消失”的。但是十多天了,他接受警方调查,接受媒体采访,居然都没有露出马脚?这,未免也太小瞧警察叔叔了吧。

如果许先生撒谎了,那么前面分析的来女士是自己离开家的情况,就要被推翻了。来女士也许是在家里遇害,然后被许先生运出家门的。

今天媒体有新的报道,搜查人员在小区里发现了监控死角,如果按照这个路线,是可以避开监控而出现在地库的。

假如是许先生杀害了来女士,前面分析了,在家处理尸体是完全不可能的,那么必然要把尸体运出家去。如果许先生完美避开了小区里所有的监控,从地库运出了尸体,抛尸在小区外的某处,难道说他连小区外面的监控也都能完美避开?

并且,许先生的行踪,肯定都已经被警方排查多少遍了,如果他在5日和6日出现在别的地方是去抛尸的,现在案子早就破了吧。

所有看似非常离奇的事情,背后其实一点都不玄乎,都有合理的解释。这是我从小看《走近科学》节目学到的道理。

4日晚,来女士和许先生安顿好小女儿,两人像往常一样睡下,许先生很快进入梦乡,而来女士饱受失眠困扰,许久难以入眠。这时候,她想起自己网购的改善睡眠的药物,包裹好像是已经到小区了,只是晚上跟小女儿去买蛋糕了没来得及去拿。反正也睡不着,她决定这时候出去拿包裹。假设该小区的包裹有24小时值班的物业代收或者有丰巢柜,丰巢柜也许在地库。由于就是出门一会儿,她没有拿手机,更没想到拿钱,穿了件睡衣就出门了,毕竟都50多岁的人了,不会像年轻女性那般讲究。不带手机也可以开丰巢柜,把取件码记下来,或者抄在手上,或者拿个小纸条抄下来。总之她出门了。出门以后,她也许遇到了意外,比如摔到了某处,就是一个连警犬都没有找到的隐秘角落。也许遇到了坏人,袭击了她,然后把尸体处理了。

所以我们不要看到媒体的报道,就觉得为什么这个事情的进展这么缓慢呢,是不是警方的力度不够?呵呵,须知,媒体公布的信息,都是警方觉得可以公布的,而绝非事件的全部信息。

为了不影响破案,还有更多的关键信息,在案件侦破之前是不可能对公众说的。这可能会导致案件的某些关键疑点,看起来非常不合理。

现在全网报道说来女士至今查不到踪影,可能也是警方放出的“烟雾弹”。再往下就不展开了,已经分析了很多。

来女士失踪时间已经十多天了,可能凶多吉少。但不管怎么样,真相只有一个,真相也需要向公众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