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话丨杭州保姆纵火案保姆被判死刑,这就结束了么?

保姆,公司,中介

2017年6月22日凌晨5点左右,在浙江杭州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纵火案。该事件造成4人死亡(一位母亲和三个未成年孩子)。

2017年7月1日,根据杭州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决定,杭州市公安局对涉嫌放火罪、盗窃罪的犯罪嫌疑人莫某晶依法执行逮捕。

2017年12月21日上午9时许,杭州“蓝色钱江放火案”在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法庭宣布延期审理。

2017年12月25日,杭州市公安消防局再次收到受害人家属林某某提出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杭州市公安消防局局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的有关规定,在法定期限内做出答复。

沉迷赌博为筹赌资,从而筹划纵火再救火获得感激从而变现赌资,却意外烧死4人(一位母亲和三个未成年孩子),触目惊心四个字怕是远远无法表达我们的所观所想。对保姆判处死刑,是正义的宣判。但这就结束了么?一个家庭就在一场大火中消灭殆尽,这远远不是保姆的死刑所能弥补的。并且还有一点必须要提出来:“保姆的死刑是法院的正义宣判,是人们的心之所向,但并不是舆论影响判决。”

莫某晶到案后,公安机关对其涉及的犯罪事实进行了全面细致调查。经查发现,莫某晶长期沉溺于赌博,负债累累,2015年初外出避债打工,先后在浙江绍兴、上海从事保姆工作,为获取赌资曾盗窃三名雇主家中财物,均被发现后辞退。2016年9月,犯罪嫌疑人莫某晶经上海某中介公司介绍,受雇于蓝色钱江2幢1单元1802室被害人家中从事保姆工作。自2017年3月起,莫某晶再次以手机为载体频繁进行网络赌博,为获取赌资,盗取被害人家中金器、手表等贵重物品进行十余次典当,至案发时尚有典当价格13万余元的物品未赎回。2017年3月至5月,莫某晶还以老家买房为借口,先后5次向被害人朱某某借款共计11.4万元用于赌博。6月21日晚,莫某晶将盗取的被害人家中手表进行典当获得资金3.75万元用于网络赌博,直至6月22日凌晨2时04分,其账户余额仅剩0.85元。为获得赌资而盗窃雇主家财物,还不止一次(三次)。这样的工作经历却还能在上海,通过“上海某中介公司介绍”受雇于受害者家庭。引狼入室从此开始。 1.为什么保姆在3次被辞退后,还能通过此“上海某中介公司”受雇于受害者家庭? 2.此上海中介公司是否会进行资质审查,此保姆仅为特例么? 3.保姆为此中介公司介绍,如未进行以上审查,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说,除了保姆此中介公司也应当担负很大一部分责任?保姆被判死刑不是结束,这仅是林先生(受害者家属)的申诉正义之路的一个开始。从南京火车站猥亵儿童案,携程亲子园虐童案,传播儿童淫秽色情案,红黄蓝幼儿园案到现在的保姆纵火案,每一件案子都与孩子有关,每一个案件都揪着为人父母的心,每一个案件都深深的暴露了我们认知上的安全区有多么脆弱,暴露了企业的监管漏洞,暴露了我们相关法律与监管的不健全。每一个案件都应该不再发生,这不只是林先生的正义之路,这更是我们每个人的正义之路与为孩子构建的安全之路。此外,如若此次不处罚“上海某中介公司”,有关部门不审核相关涉及的一系列企业,那怎样从源头制止此类事情的再发生呢?如果除当事人外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和掩耳盗铃有什么区别呢?难道非要等到事情发生不可挽回之时再去伸张正义么?申诉正义是理所应当,可防患于未然更为重中之重。愿逝者安息